中期作品 1-8 9-16 17-24 25-29
 
 
 

9. 街道樹 75x56cm 1960

直線分割,平面、幾何化,是現代繪畫的特色。此圖的街道樹,應是榕樹,在畫家刻意形式化安排下,樹蓋被切割成一直線,地面的鍺色調大塊面與樹蓋對照,中間夾雜著矩形化的廣場植栽。樹幹樹枝一節節一段段的完成,有著向四面八方生長的效果。

 

10. 虎山溫泉路 73x54cm 1955

在這幅畫中,畫家以純淨的筆調來描寫虎山溫泉,捨棄了重疊敷彩的形式改以單純簡練的畫法逐層將空間往後方伸展開來,前景的屋宇人家對照了遠山的寧靜,也由於其刻意地將前景單純化,使得我們在視覺上能隨其推演至後方,令人有身在虛無飄渺間的感受。由畫面上的筆觸可以看出,畫家除以圓筆外,也使用了平筆來作畫。

 

11. 小憩 54x73cm 1956

此作品獲得第十一屆全省美術展主席獎第二名。畫中人物是畫家之子李遠鵬。由於畫面有淺橙褐為底色,畫家在人物的皮膚處著墨不多,只是勾勒出輪廓與少許臉部的陰影。黑色的衣服在曲折處理上相當不容易,畫家表現明暗層次頗為成功。人物四肢擺放自然,寫實功力雄厚。值得一提的是小男孩身上所穿的衣服是畫家夫人所縫製,衣服上原繡了隻小羊,小羊的圖案還是畫家所設計的,唯在皺摺中此圖案無法被顯現出來。

 

12. 山間淨池 74x58cm 1952

此畫的空氣感極佳,水平如鏡。清澄如許的「淨池」如今已不復多見。畫家善於畫山,也樂於畫水,「仁者樂山,智者樂水」,讓我們懷念起畫家是仁智雙修的大師。前景的樹枝十分有表情地引領觀畫者至畫中瀏覽一番,在技法上則是暈染、重疊交錯運用,樹葉的色彩變化十分豐富,也是畫家深入觀察的結果。整件作品可以說是形神兼備。

 

13. 百合初開 54x73.5cm 1959

此件作品頗能對白色瓷器的白與百合花的白有極傳神的表現。為表現光滑潔亮的花瓶,畫家以淡的藍做部分立體處理,不足之處再藉助紋飾的折曲為之。百合色澤有意地將它沉穩化,但盛開的其中一瓣之上半部有高純度的白,暗示了花的本質之色調。桌面以水洗畫法為之,其亮度與光滑之感可由反射的狀態看出來。背景為淡藍碎花幾何裝飾之窗帘,整體色調統一而有韻致,是極深沉、極富內涵之畫作。

 

14. 玫瑰花 40x55cm 1957

此圖的玫瑰花,帶著幾分含蓄,幾分矜持,向前方及左右向開放,仿彿雙十年華的少女,行止有節,氣質優雅。而花瓶與太師椅的色調變化及質感也表現得適得其所。當年師大美術系主任就是因為欣賞他的玫瑰,而禮聘他到師大任教的。就像畫家的山水畫一樣,他的玫瑰在不同時期、不同情境都有不同的表現。雖然主題是玫瑰,但都各有造形的美學意義與價值存在。

 

15. 客雅溪畔 70x55cm 1954

李澤藩與藍蔭鼎同為石川欽一郎在台之水彩高足。兩人都常描繪台灣的山林田野的風景情趣,但兩人的創作方法與表現意境有很大的不同,李澤藩特別重視山光水色的沈穩厚實效果。堅實的作風貫串了他一生的畫風與人格特色。此畫作以農家的屋舍為主題核心,清澈的溪水從新竹喀雅山下的黃土流過,溪畔的林木以生動活潑的筆觸,表現得生機盎然、氣韻生動,點景人物動態豐富,與坡道的曲線結構動向扣合得很自然而有力。

 

16. 蘭花 38x54cm 1959

當年洋蘭是相當珍貴的花卉,畫家為了畫蘭花,必須向住在附近的何乾欽醫師借來畫。畫家以謹慎的態度處理對蘭花的感情,色彩渾厚沉穩,桌面及襯布上的幾塊寫意瀟灑的幾何形圖案,將原來較嚴肅的畫面增添了些許的輕鬆。

  1-8 Top 17-24 25-29

  導覽執筆:  蔡長盛、徐素霞、李明倫、王淑津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