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期: 2013-03-01 ~ 2013-09-01
 
 
1-8 9-16 17-24 25-31
 
 

       何謂氛圍之美?有什麼繪畫作品可以說是有氛圍之美的?

       關於氛圍之美的繪畫名作,首選應是舉世聞名的達文西「蒙娜麗莎的微笑」,其次是中國宋朝的「米家雲山」風格,米元章(1051—1107)畫的「春山瑞松圖」(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至於台灣畫家中,表現氛圍之美的繪畫,深獲我心者當然非李澤藩的風景畫莫屬了。

       氛圍之美就是有氣氛有情调的美,它的視覺美感有可能是來自迷濛、瀰漫、朦朧、模糊的形和色,因為這些稍顯負面的形色概念,相對的營造了調和之美、整體之美,掌握了一家眷屬關係的統一美。

       進一步思考氛圍之美的涵義,可以有下面這些概念:霧氣迷漫的氤氳、軟的,柔和的視覺或觸感;是揉入的不是介入的、是細緻的不是粗糙的﹔是柔軟細緻的美學、陰性的秀美 (grace )等等。可敬的是,李澤藩的繪畫美學,除了在氛圍之美中如實的表現多水氣多雲霧的台灣山水之美,還隱然透露著他落實於真生活,體會人生,頌揚生命內蘊的崇高感(sublime)。

       李澤藩是有大架構思考力的畫家,他不無謂的追隨當代西洋的繪畫流派,而以自修的功夫,數十年間踏實的走出自己一條空間發展的路子,我們看到他各階段的繪畫,步步推移地形塑了個人化的三度空間美感意識,且在有形生命的最後十幾年,發展出呼應台灣工業化、都市文明進展的時、空新觀念,對應了台灣現代文明的發展軌跡,此一軌跡也正好呼應著西方近代繪畫史的發展模式。以上對李澤藩作品的觀察研究所得的概念,在本館歷次的展覽和多位學者的演講報告中都有所詮釋。

       藝術品一定要有互為表裡,相互對照的形、色或意象的表現才能傳達深刻的美,李澤藩的作品,總能在陰柔美的氛圍中潛藏著內在的,關乎空間觀念的結實骨架。筆者約在二十年前為文形容其「阿里山」一作時寫到:「一種真體內充,積健為雄的內在精神,其真實感-----絕對不是那些隨意渲染一層薄薄色彩,空有美麗外表的水彩畫可以望其項背的」。這段文字即使拿來形容這次「氛圍之美」的作品,相信也不令人訝異吧。

       透過這一檔次「李澤藩氛圍之美水彩畫特展」,讓我們再一次體會李澤藩繪畫美學的架構性和造形內蘊的豐富性,也期待這個展覽能繼續為台灣藝術的傳承提供一份能量。

蔡長盛 2013年1月24日

Copy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