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期: 2018-04-21 ~ 2018-10-21
 
 
1-8 9-16 17-24 25-30
 
 

       本次李澤藩教授「晚期作品」特展的作品,皆為1965年以後所繪。此時已退休的李教授,卸下學校美術教師的身份後,可以更自在地徜徉在古今中外的藝術泉源之間,因此,在晚期的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到他對傳統與現代、中國與西方等多元藝術觀點的回應。而這些回應,也緊扣著臺灣近代美術的發展與轉折。

       1950年代的臺灣畫壇,可見到中國傳統文人畫對筆墨的重視,同時也可看到西方造形美術的滲入。受到如此藝術氛圍的感染,1960年代以後,李澤藩的作品也受到此兩股風潮的影響。例如,本次展出1965年的《火焰山(大安溪畔所見)》對於輪廓線與色塊的強調、1965年的《無題》則展現出對於分割和塊面的興趣,皆回應了西方現代美術對於造形的關注。此外,兩件年代未詳的《梧棲舊家(欄杆)》及《火焰》,也可視為是此類型的創作。

       1973年赴美探望孩子的李澤藩,也在其旅美日記中提到自己赴美術館參觀、閱覽名家作品及看了許多風景之後,獲益匪淺。而我們也發現1970年之後,李澤藩所描繪的美國風景,明顯地看到其畫風轉向對中國皴法與彩墨的強調。例如此次展出1973年的《雲深處》和1975年的《加州溪流的秋天》兩作,具有濃厚的傳統水墨畫風;而1973年的《黃石公園瀑布》及《尼加拉秋色》兩作,更以傳統文人畫常見的「瀑布」和「秋景」為主題。1975年的《紐約晚霞》則是一件融合了水彩與水墨暈染的佳作。這些融合中國筆墨與美國景物的作品,實可視為其交融東西繪畫風格的重新詮釋。

       最後,在經歷了西潮與傳統水墨的洗禮後,1980年代李澤藩的風景,又回到具象的寫生視角。但此刻的寫生,已與早期及中期的對景寫生,有了極大的不同。李澤藩晚期的風景畫,可視為是一種「記憶的風景」。例如,1982年的《社教館懷古》、《西門教堂附近》、1986年的《孔子廟》等作,我們已經很難在畫中找到畫家對景寫生時的立足點。這些鳥瞰式的風景創作,透露出畫家乃以「記憶之眼」觀看這些熟悉的景物。若比較1985年的《潛園》與畫家早期和中期對於此地的描繪視角,即可明顯看出晚期此種以遠觀全景為視角之「記憶風景」的特徵。

       此外,畫家晚期所描繪的景物,亦非是以記錄眼中所見的「實景」為目的,而是強調景物形構之間的造形與美感。如1974年的《鐵頓山》、1978年的《口琴橋》、1981年的《桃花鄉》等作,畫家在畫面中傳達給觀者的乃是一種不斷探尋扣問之後的「藝術形式之美」。

邱琳婷 2018.03

Copyright